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行业要闻 > 船舶海工

钻井平台市场进入"冰封期"

时间:2015-04-08  来源:中国水运报    发布:高端装备网 
0

134131947_14284530886041n.jpg

第一艘极地钻井船

134131947_14284530886281n.jpg

STX大连集团首艘深海钻井船Drillship和海洋铺管船OPL同时成功下水

  自去年夏天开始,国际油价下跌超过50%,从每桶逾115美元至每桶50美元以下。受其影响,各大石油企业为了节省成本,不断压缩勘探投资,而钻井平台的承包商也不得不推迟订单交付或闲置平台。对于运营商而言,新平台投入运营即宣告亏损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海上钻井平台市场低迷正进入第二年,今年的挑战将比第一年更大,也比业内此前的预期更糟糕。由此将导致较老旧钻井平台闲置和报废现象加速或达20年内未见过的水平。

  石油勘探投资骤降

  欧佩克最新预测,2015-2018年,该组织成员国油气业务上游投资额将由去年的1200亿美元,缩减到400亿美元;新增油气项目数量,将由去年的45个减少到18个。国际油价仍在低位徘徊,让各大国际石油企业痛苦不堪。埃克森美孚高管Rex Tillerson称,原油价格今明两年都将维持低位。埃克森美孚预期2017年的原油价格为55美元/桶。BP高管Bob Dudley也持相似观点,“如此多的存货量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耗掉。”

 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,埃克森美孚、雪佛龙、BP、壳牌、道达尔五大国际石油巨头开始“瘦身强体”。为缓解资本市场要求提高投资回报的压力,去年国际石油企业均对整体战略进行动态调整,将“控规模、提效益、压投资、削成本”作为战略动向的主线。今年国际石油企业更进一步收缩上游勘探开采的投资,进一步剥离非核心资产,砍掉一切可以砍掉的开支。

  中国三大国有石油企业也开始收缩上游投资。中金公司研报称,中石油、中石化两大石油企业的勘探开发投资自2013年起呈放缓趋势。在近期发布的战略展望中,中海油宣布将大幅削减勘探投资。

  3月21日,马士基集团首席执行官安仕年在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‘大变动时代的世界能源格局’分会场”上表示:“我们认为石油投资回报率在未来几年可能会较低,不一定是油价暴跌的原因,石油行业总体投资回报率在下降。”

  安仕年表示:“第一,目前能源企业面临的挑战,既有新供应格局的改变,新供应方的加入,也有价格的影响。第二,全球的能源需求不及预期,主要因为经济不振。此外,全球消费者,特别是发达国家的消费者都在减少能耗。第三,石油行业的投资回报率未来几年可能会较低。比方说从投资开始生产约有5年的时间,也许5年以后油价又高了,或者现在石油价格较低,未来可能更低。”

  钻井承包商频频改单

  牵一发动全身。据相关媒体报道,近期钻井承包商纷纷选择修改建造合同,试图推迟新建钻井平台的付款及交付时间。

  为了避免接收尚未敲定租船合同的新船,美国钻井承包商Transocean与新加坡吉宝远东船厂签订修改协议,将5座在建高规格自升式钻井平台交付期各推迟约6个月,其中第一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原定于明年一季度交付,目前交付期已推迟至明年三季度。

  Vantage Drilling修改钻井船“Cobalt Explorer”号的建造合同,将第二次按进度分期付款的时间推迟到7月份,这艘钻井船的交付期也可能推迟至年底。

  挪威钻井承包商Seadrill首席执行官Per Wulff近期表示,今年将不接受任何新建钻井船或钻井平台。Seadrill仍在与相关的中国及韩国造船企业谈判,明年的新船交付安排尚未决定。Seadrill的这一决定已导致其推迟了在中国建造的9座钻井平台交付期,包括在中远船务建造的半潜式钻井平台“Sevan Developer”号以及在大船海工建造的8座自升式钻井平台。Seadrill已经通过子公司Sevan Drilling与中远船务达成协议,将“Sevan Devoloper”号交付期推迟12个月。协议还包含备选的延期交付时间,从去年10月15日起,以6个月为间隔,延期交付时间最长可达36个月。Seadrill在大船海工建造的8座自升式钻井平台交付期将各推迟4-6个月,交付时间总计将延长44个月。

  与此同时,消息人士称,印度钻井承包商Jindal Drilling与阿布扎比国家钻井公司(NDC)的2座新建自升式钻井平台出售交易宣告失败。Jindal原本打算以3.2亿美元的价格向NDC出售2座钻井平台,但NDC认为售价太高。Jindal试图出售的第一座KFels Super B级自升式钻井平台于1月份交付,目前正闲置在马来西亚纳闽岛。第二座LeTourneau MLT-116C型自升式钻井平台“Jindal Pioneer”号2月份由Lamprell交付。

  市场人士表示:“钻井平台建造商之所以纷纷延迟订单交付,是因为新平台运营的分摊成本很高。最近交付的钻井平台采油成本折算下来在50-60美元/桶,依据目前的油价水平并不能弥补成本消耗。”

  上述人士还预计,钻井平台的低迷期或将延续三年,而三年中至少有一年半为低位期,也就是维持当前的水平。“之前投入的钻井平台,如果运营时间已超过三年,在之前高回报的前提下,这些平台基本可以克服目前的困境,因为基本已收回成本。但对于新造的钻井平台而言,首先要在风险可控范围内尽量延迟交付,或者接收后暂时不用,或以低租金获取一定的租金收入来弥补财务成本。”

  除钻井平台改单外,造船企业还面临撤单的窘况。挪威银行市场部亚洲投资银行业务区域负责人Joachim Skorge表示,未来的撤单情况将由市场走向决定,这方面造船企业存在着实际风险。野村研究的数据显示,中国造船企业今年将交付37座新建自升式钻井平台,但目前这些钻井平台无一获得租约。

 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,钻井平台建造市场将趋向低迷,造船企业将面临大量撤单及价格下降的问题,低迷局面可能会比石油市场的衰退持续更长时间。即使原油价格恢复到较高水平,市场上仍然有足够的钻井平台,新船建造将大大推迟。

  市场人士甚至悲观地表示:“今年中国市场所获钻井平台订单不会超过3座,而未来六个月里,全球或许不会出现新的订单。造船企业将至少度过半年的艰难期,后续或将通过降价或提供更具吸引力的融资方式来吸引订单。”

  运营商面临主要挑战

  考虑到日租金的下滑并未触底、钻井船船队运力又不断增加,海上钻井平台市场未来将长期衰退。在目前的低迷期中,租约撤销、运力过剩、日租金下跌以及新钻井平台项目稀少是钻井船东面临的主要挑战。

  3月20日,油田服务巨头贝克休斯发布的数据显示,美国开工的油气钻井平台数减少56座,总数达到1069座,为连续第15周下降,年化降速创下1986年以来最快。

  挪威银行分析师Huseby Karlsen称,过去12个月来,海上钻井平台市场的恶化速度超过所有人的预期。作为全球最大的海上钻井平台承包商之一,Seadrill在过去一年里股价暴跌68%,从每股30.55美元跌至9.63美元。

  挪威银行预计,近期撤销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及浮式钻井平台(包括半潜式钻井平台和钻井船)租约总价值达到约28亿美元。墨西哥国油、巴西国油、印尼国油、沙特阿美等国家石油企业,以及康菲石油、挪威国油、道达尔等石油巨头均在撤销租约。

  受此影响,钻井平台利用率也开始下滑。去年1月钻井平台船队利用率为88%,今年1月这一比例已降至79%。超深水钻井船的日租金也大幅降低,比60万-70万美元的高位下滑约50%。然而,多数业内人士认为日租金还将进一步下滑。

  一些市场参与者称,目前海上钻井平台市场的低迷是198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。挪威钻井承包商Fred. Olsen Energy首席执行官Ivar Brandvold指出,未来石油企业的勘探开发活动将继续减少,钻井船东此前大力投资订造新船,目前仍有大量新船将交付运营,而市场需求显然无法消化这些新增运力。

  与许多海工船东一样,Seadrill首席财务官Lundetrae认为,缓解市场低迷的必要措施就是闲置和拆解船舶,以解决运力过剩问题。他表示,船东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市场运力供给,等待再次提高勘探开发活动量。

  全球最大钻井船东瑞士Transocean近期决定再实施销售4艘/座海洋钻井平台的拆解项目,其中包括船龄较低的1艘“第五代”钻井船“Deepwater Expedition”号(1999年建造)。考虑到海洋平台的一般寿命为30-35年,拆解船龄16年左右的钻井船充分证明眼下市况的严重性。业内人士表示,Transocean旗下深水钻井船共有68座,根据估计,其中50%-60%今年闲置或长期闲置的可能性较高。

  市场人士表示:“目前市场上建造平台较多的是石油企业、钻井企业和独立投资人。油价若在100美元/桶以上,平均成本1.5亿美元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只需4年左右便可收回成本。而依据目前的油价水平,新平台的投入基本是运营一天亏损一天,因而对于租赁平台运营的船东而言将会蒙受巨大损失,为减少亏损,他们或将与出租人重谈租约或解除租约。”

 

  先进钻井船成为船东大“包袱”

  不久前,每艘造价超过5亿美元、能够在更深水域作业的先进钻井船几乎能保证船东获得丰厚利润。然而,目前,自从去年6月份以来油价下跌一半、钻井活动减少,许多先进钻井船已经成为船东的一个负担。

  分析师称,钻井船经营者的利润将面临一个巨大打击,甚至比2008年油价暴跌后遭遇的打击更大,因为船东需要巨额成本维护已经在海上闲置的先进钻井船,这些钻井船价值超过100亿美元。

  Noble、Ensco和Transocean等船东都运营着一系列先进钻井船,与固定在海底的老式自升式钻井平台不同,这些钻井船配备动态定位系统、能够用推进器保持位置。

  为了能够停放在绝大多数浅水港口中,这些先进钻井船上的推进器必需取下,这一过程昂贵并且复杂。这意味着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为了保持钻井船固定在海上,需要配备数个船员,即使钻井船不工作,推进器也需要运行。

  据业内人士估计,维护一个闲置在海上的动态定位钻井船每天需要耗资20万美元,相比之下,可以拖到港口的老式钻井平台每天耗资不到10万美元。

  Noble的发言人John Breed指出,Noble已经退役了一艘先进钻井船。他指出,修理和维护支出“毫无意义”,由于管理费用上涨、钻井任务稀缺,公司利润正在缩水。

  据德意志银行介绍,举例来说,预计美国钻井承包商Diamond Offshore的净利润今年将缩水8.6%,2016年将缩水4.8%。而2008年和2009年的净利润缩水了大约37%。据路透社计算,Noble、Transocean和Atwood Oceanics的净利润也出现了同样的剧烈缩水。

  较之其竞争对手,Atwood Oceanics可以较好地巩固自己的地位,或许将是今年唯一一家能够获得更高净利润的主要钻井公司。由于其一半以上的钻井船是最近五年建造的,该公司拥有全行业最高效的船队。此外,该公司已经推迟了交付2艘钻井船,因为将钻井船停泊在船厂比支付闲置钻井船所需的维护费少。

  据Atwood Oceanics财务总监Mark Mey介绍,该公司每天将为维护这些钻井船支付1.5万至5万美元之间的费用。

  外资投行Evercore ISI分析师James West表示,目前,世界各地有192艘钻井船配备了动态定位系统,而2009年初只有71艘钻井船配备了动态定位系统。在这之中,约有26艘已经在海上闲置或停产。其中8艘由Transocean所有,5艘由Ensco所有,而Diamond和Noble各有2艘钻井船停运。

  Talara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David Zusman指出,随着利润不断下滑,预计更多的钻井船将推迟交付并继续闲置。

报告订购

  • 【订购报告】 010-52882700 010-57325806
  • 【定制报告】 010-57325805 010-57325821
  • 【在线咨询】 QQ:1136428333 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 
  • 【软文投稿】 QQ:3362898120 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 
  • 【电子邮箱】 info@equipinfo.com.cn
项目服务
在线咨询
关闭